当前位置   黑马门户网站>社会>《五环之歌》不侵权!驳回原告诉讼,网友:终于知道岳云鹏的本名

《五环之歌》不侵权!驳回原告诉讼,网友:终于知道岳云鹏的本名

发表于:2019-11-09 20:32:14 作者:黑马门户网站

近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五环歌》侵犯《牡丹歌》编辑权的案件作出终审判决。原告(北京众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被驳回。《五环歌》的歌词并不构成对《牡丹歌》歌词的改编,因此并没有侵犯《牡丹歌》歌词的编辑权。

据报道,歌曲《牡丹之歌》由乔宇创作,吕远和唐河创作。这是一部综合作品。这首歌的作者乔宇曾授权乔芳拥有版权,而乔芳则秘密授权给上市公司编辑这首歌、信息网络传输等权利。

“五环之歌”失火后,中德公司认为岳彭云(真名岳龙岗)擅自将“牡丹歌”的歌词改编成“五环之歌”在商演使用。同时,由于《五环之歌》被用作电影《煎饼人》的主题曲,投资这部电影的万达公司、新立公司和金狐公司也被原告起诉,声称它们构成侵权。

一审法院认为,首先,关于上市公司是否有资格成为诉讼主体。

首先,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音乐作品是指歌曲、交响乐和其他有词或无词可唱或可表演的作品。歌曲《牡丹之歌》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音乐作品,其著作权人有权依法主张相应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款的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但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果没有相反的证据,签署作品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就是作者。

在本案中,根据中德公司、万达公司、新立公司、金狐公司、岳龙岗提交的相关证据以及所反映的歌曲创作过程,本案涉及的音乐作品《牡丹之歌》的作词人是乔宇,歌曲作者是唐河、吕远。这首歌是为电影《赤芍》创作的。乔宇首先创作了歌词,唐河和陆源通过四个草稿完成了乐谱的创作。双方同意上述事实。据此,词作者乔宇和词曲作者唐河、吕远有共同创作这首歌的意图和行为。因此,歌曲《牡丹之歌》是一部合作作品,版权归合作作者所有。

其次,著作权法规定的合作作品分为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和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合作作品可以单独使用的,作者可以分别享有各自作品的著作权,但行使著作权不得侵犯合作作品的整体著作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规定,合作作品不能单独使用的,其著作权由所有合作作者共同享有,并通过协商一致行使...

该公司声称歌曲《牡丹之歌》是一部完整的合作作品,歌词与歌曲密不可分。它有权要求修改整首歌的权利。万达公司、新立公司、金狐公司、岳龙岗公司声称这首歌属于一个可分割的合作作品,中德公司无权对这首歌的作品进行创作,而只能对歌词作品进行权利主张。对此,一审法院认为,歌曲《牡丹之歌》是为电影《赤芍》创作的合作作品,合作作者应该有共同创作的意图。文献证据并不能证明歌词和歌曲作者之间存在不能分开使用的约定,歌曲的歌词和乐谱可以在创作和表达形式上明确区分,合作作者可以使用分开创作的部分。在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获得作者授权的事实也可以得到证实。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歌曲《牡丹之歌》是一部可分割的合作作品。在不损害作品完整性的前提下,词作者唐河和吕远享有歌曲配乐的版权,词作者乔宇也享有歌词的版权。根据乔宇和乔芳的授权,公司现在拥有财产权的专有权和捍卫《牡丹歌》作品侵权的权利,包括编辑权。因此,公司有权在本案中提起诉讼,一审法院也将根据其享有的权利对被诉行为进行判决。

二.关于被告《五环之歌》的歌词是否构成对《牡丹之歌》歌词的改编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四款规定,修改权是指修改作品和创作新的原创作品的权利。因此,一方面,改编不是简单的“拷贝”,而是将一定量的智力劳动融入到原创作品的表达中,使原创作品的变化具有版权法所要求的原创性,从而衍生出新作品。只有这样的变化才能构成版权法意义上的改编,包括改编作品类型的行为和对现有作品进行相同形式的改编。另一方面,这部作品的改编行为应该以原作为基础,服从原作的基本内容,而原作只是一种有限的衍生创作。因此,即使它来自有版权的作品,如果修改后的新作品能够独立于原作品,如果它不转移具有原始特征的原始内容,那么修改属于新创作,不属于原作品版权所有者享有的改编权的控制范围。

在这种情况下,由乔宇创作、吕远和唐河创作的《牡丹之歌》是一首受欢迎的经典老歌。中德公司在本案中声称,岳龙岗擅自改编了《牡丹之歌》的歌词,为商业演出创作了《五环之歌》,并将其作为万达公司、新立公司、金湖公司和岳龙岗制作的电影《泛边霞》的背景音乐和推广音乐mv。万达公司、新立公司、金湖公司、岳龙岗公司的行为侵犯了中德公司依法编辑的权利。一审法院认定,为确定万达、新立、金狐、岳龙岗是否侵犯了著作权人享有的歌曲《牡丹之歌》歌词的编辑权,应首先确定本案涉及的歌曲《五环之歌》歌词的变化是否构成歌曲《牡丹之歌》歌词的改编,即被诉行为是否属于编辑权的控制范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比较和综合考虑:

首先,看看这两部作品的名字。《牡丹歌》和《五环歌》在标题的后半部分有着相同的词《歌之歌》(Song of Songs),但是《xx之歌》本身就是这种歌曲工作形式的一种常见表达,而标题中反映歌曲核心内容的主题部分明显不同。

其次,从两者的内容和主题来看。作为电影《红牡丹》的主题曲,《牡丹之歌》以牡丹体验贫穷和给世界带来美丽开始。通过对牡丹华丽形象的描述,表达了对“国花”牡丹的爱和赞美,《五环之歌》通过对北京路况的戏谑描述,表达了对北京交通拥堵的无奈和感叹。两首歌歌词的核心内容和主题不一样。

第三,从两者的具体表现来看。《五环之歌》中岳彭云的演唱部分相当于《牡丹之歌》的第一、三部分。该公司声称这部分是歌曲《牡丹之歌》的高潮部分,得到了高度的认可。然而,经过比较,只有“啊”这个非原创的语气助词,在两首歌的相应部分的歌词中是相同的。此外,《五环之歌》的歌词没有利用或借鉴《牡丹之歌》歌词原始特征的基本表达。此外,为了与歌曲的整体风格相匹配,《五环之歌》的歌词也包含说唱元素,因此可以确定所涉及的《五环之歌》的歌词已经从《牡丹花》的歌词中分离出来,形成了独立的新表达。

最后,从整体来看,两首歌的创作背景和歌词表达的风格和情感也有所不同。

通过以上分析,即使所涉及的“五环歌”的灵感和素材来自“牡丹歌”,并使用了与歌曲“牡丹歌”对应部分相对应的乐谱,人们在听到这首歌时也很容易想到“牡丹歌”,但这种情况并不涉及对“牡丹歌”乐谱使用行为的认定。就歌词而言,所涉及的“五环歌”的歌词并不构成对歌曲“牡丹歌”歌词的改编。因此,可以得出结论,本案涉及的岳龙岗创作演唱《五环之歌》的行为并不构成对中德公司编辑歌曲《牡丹之歌》歌词权利的侵犯。有鉴于此,一审法院不支持岳龙岗、万达公司、新立公司、金狐公司在电影《泛边霞》推广音乐mv中使用《五环歌》作为背景音乐构成侵权的主张。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三款、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四款、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和第十三条的规定,判决为:“原告北京众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被驳回。本案受理费14702元,由原告北京众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担

在第二次审判中,双方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发现,2018年9月28日,新立传媒有限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更名为新立传媒有限公司,2019年2月25日,新立传媒有限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更名为新立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20日,乔芳出具委托书,授权人为上市公司。授权内容如下:1 .授权人是音乐作品《牡丹之歌》、《爱我中国》、《大河》歌词作品的所有人,享有所有歌词作品的著作权。授权人也是本文中所有音乐作品(合作作品)版权的财产所有者。2.许可方不可撤销地授予被许可方第1条中提及的所有歌词作品的版权财产权,包括编辑权、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的权利、表演权和独家复制权。授权期限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至2021年12月31日止,授权区域为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3.许可方不可撤销地授予被许可方修改财产权、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的权利、表演权和复制第1条中提到的所有音乐作品(合作作品)的权利,这些作品均为版权所有。授权期限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至2021年12月31日止,授权区域为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四、被授权人有权委托,也有权侵权和获得经济补偿。授权人有权在签署本授权前捍卫自己的权利并获得相应的侵权经济补偿。

法院确认了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法院认为,根据双方的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第一,中德公司是否有权修改音乐作品《牡丹之歌》;二是上市公司是否有权在本案中提起诉讼;第三,中德公司关于本案中四名被上诉人侵犯作品《牡丹之歌》编辑权的主张是否成立;第四,中德公司索赔金额是否成立。

关于中德公司是否有权修改音乐作品《牡丹之歌》的问题。首先,应该明确音乐作品《牡丹歌》是否是合作作品。音乐作品是指歌曲、交响乐和其他带有或不带有可以演唱或表演的词语的作品。本案涉及的《牡丹之歌》是一部有文字的音乐作品,文字和歌曲是由不同的作者创作的。确定它是否是合作作品取决于词作者和歌曲作者是否是基于一致意见创作的音乐作品。本案涉及的音乐作品《牡丹之歌》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初,是电影《赤芍》的主题曲。这部音乐作品的创作过程如下:电影《赤芍》的导演先邀请乔宇为电影主题曲写歌词,然后导演邀请吕远和唐河为电影《赤芍》的主题曲作曲,形成音乐作品《牡丹歌》。虽然乔宇、吕远和唐河分别以形式完成了《牡丹之歌》的歌词和歌曲,但他们的创作基于相同的创作意图,即词作者和作曲家有相同的创作目的,歌词和歌曲所表达的主题也是相同的。此外,在当时的情况下,词曲作家接受邀请共同创作题材歌曲或影视剧插曲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因此,应该认识到,音乐作品《牡丹之歌》是一部具有共识的合作作品。一审判决正确认定音乐作品《牡丹之歌》为合作作品。

其次,关于上市公司的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两人以上共同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共同作者享有。那些没有参与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著者。”音乐作品《牡丹之歌》是歌词作者和歌曲作者共同创作的合作作品。它的版权属于抒情作家乔宇和歌曲作者吕远和唐河。没有特别约定的,合作作品的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行使,合作作者不得单独行使合作作品的著作权。在这种情况下,乔宇授权乔芳和乔芳重新授权中德公司的委托书声明,乔宇将包括修改音乐作品《牡丹之歌》(合作作品)版权的财产权、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的权利、表演的权利和复制的权利,这些权利不可撤销地以独占方式授予被许可人。可以看出,中德公司作为授权人,应该知道音乐作品《牡丹之歌》的版权属于共同作者,作词人乔宇只是共同所有者之一。未经另一个共同所有人即作曲家的授权,中德公司声称只有在其中一个共同所有人乔宇的授权下才有权编辑音乐作品《牡丹之歌》,这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中德公司声称有权编辑音乐作品《牡丹歌》的说法无法成立。

关于中德公司是否有权在本案中提起诉讼的问题。音乐作品《牡丹之歌》是一部有文字的音乐作品。根据作品的特点,歌词可以独立创作,歌曲的旋律也可以独立呈现。因此,音乐作品《牡丹之歌》是一部可分割的合作作品,歌词可以单独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合作作品可以单独使用的,作者可以对其单独创作的部分享有著作权,但著作权的行使不得侵犯合作作品的整体著作权。”《牡丹之歌》的歌词单独使用,版权属于作者乔宇。中德公司作为《牡丹之歌》歌词作者的授权人,享有《牡丹之歌》歌词作品授权范围内的相关权利,包括修改权。因此,虽然中德公司不享有音乐作品《牡丹之歌》的编辑权,但经作词人授权,它有权对其享有的歌词作品的编辑权提起民事诉讼。一审判决正确,认定音乐作品《牡丹之歌》是一部可分割的合作作品,上市公司有权就歌词修改权提起诉讼。中德公司声称音乐作品《牡丹之歌》是一部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因为歌词与歌曲之间的对应关系无法成立。

关于四名被上诉人对中德公司提出的侵犯《牡丹歌》编辑权的主张是否成立的问题。由于中德公司尚未获得音乐作品《牡丹歌》的相关权利,包括编辑权,其关于四名被上诉人侵犯音乐作品《牡丹歌》编辑权的主张无法成立。然而,中德公司在词作者的授权下获得了编辑《牡丹之歌》歌词的权利。因此,四名被上诉人仍需分析《五环之歌》是否侵犯了《牡丹歌》歌词的编辑权。修改权是指修改作品和创作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尽管改编是一种再创作,但它通常利用原作的基本内容,包括主题和原创表达,从而限制了创作空间。因此,《五环之歌》是否构成对《牡丹之歌》歌词的改编,取决于它是否运用了原创主题、原创表达等基本内容。比较以上两首歌的歌词,首先,两首歌的歌词有不同的想法:作为电影《红牡丹》的主题曲,《牡丹歌》的歌词赞美牡丹的美丽和坚韧,用鲜花来形容人,赞美电影中的英雄;《五环之歌》作为电影《煎饼人》中的一段插曲,延续了电影的喜剧风格,以一种戏谑的方式反映了北京的城市道路和交通状况。其次,这两首歌的歌词完全不同,只是语气助词“啊”是相同的。由此可见,《五环之歌》和《牡丹之歌》的歌词在构思和内容上都有所不同,《五环之歌》的歌词构成了一部全新的作品。因此,《五环歌》没有使用《牡丹歌》歌词的主题和原创表达,也没有构成对《牡丹歌》歌词的改编。四名被上诉人也没有侵犯修改《牡丹歌》歌词的权利。一审判决《五环之歌》并不构成对《牡丹之歌》歌词改编的正确认识。

关于中德公司的索赔是否成立。损失赔偿是承担侵权责任的一种方式,前提是行为人的行为构成侵权。在本案中,由于四名被上诉人没有侵犯牡丹之歌歌词的编辑权,公司关于四名被上诉人侵犯牡丹音乐作品歌曲的编辑权的主张无法成立。因此,法院不支持公司要求四名被上诉人承担包括损害赔偿在内的侵权责任。

总之,中德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该驳回。一审判决确认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应当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如下:

上诉被驳回,原判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702元,由上诉人北京众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担

这个判决是最终的。

岳龙岗,原名岳龙岗,1985年4月15日出生于河南濮阳。他是中国大陆的相声演员和电影演员。早年,他加入相声社,以郭德纲为老师,主要研究相声、太平歌词和竹书。此后,他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相声节目,并获得“快乐喜剧演员第二季”冠军。

中华彩票网 利记体育 天津快乐十分 w88优德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

  • 四川省大熊猫科学研究院正式揭牌

    四川省大熊猫科学研究院正式揭牌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外科青年医师王泷博士,近日荣获2019年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颁发的“全球神经外科青年医师奖”。据介绍,这是中国青年医师首次在临床治疗研究方面斩获此项大奖。167位来自全球各地

  • 长城证券原所长伙同女基金经理建老鼠仓双双入狱!79只股票赚3

    长城证券原所长伙同女基金经理建老鼠仓双双入狱!79只股票赚3

    绿地控股9月17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绿地商业,拟收购上海吉盛伟邦持有的上海吉盛伟邦绿地国际家具村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交易价23.49亿元。收购后,公司持有家具村100%股权,家具

  • 嘉兴秀洲区,小微企业园脱颖而出

    嘉兴秀洲区,小微企业园脱颖而出

    本报记者 张海生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日前从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获悉,一批具有一定规模、主导产业突出、配套设施齐全、服务功能完善的小微企业园在秀洲区脱颖而出。近日,浙江省小微企业园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正式公布了

  • 葛洲坝拿下世界最高混凝土面板坝项目,工程总投资近90亿元

    葛洲坝拿下世界最高混凝土面板坝项目,工程总投资近90亿元

    葛洲坝发布公告称,其作为联合体牵头方,分别与新疆大石峡水利枢纽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签订了新疆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ppp项目项目的投资合作、股东协议。项目公司的注册资

  • 撩翻城东的红盘回来了!这一次她为杭州心脏部位造了一片低密高层

    撩翻城东的红盘回来了!这一次她为杭州心脏部位造了一片低密高层

    这一年的金九银十定律也随之被打破,整个杭州楼市有了一丝狂欢之后是萧条的境遇。江河汇示意图二期全区出其不意地以1.66容积率的「低密高层」特殊身份,现身在了寸土寸金的钱江新城2.0中央生活区。在繁华簇拥

  • 世界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领导论坛开幕,全球近百所高校学者出席

    世界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领导论坛开幕,全球近百所高校学者出席

    长江日报-长江网10月10日讯 10月10日,世界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领导论坛在武汉开幕,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弗雷泽·司徒塔特和全球材料科学领域近百所知名高校的100多名科学家和专家学者参加论坛。

  • 医院开设“作业吧”方便学生写作业 网友为此吵翻天

    医院开设“作业吧”方便学生写作业 网友为此吵翻天

    《指南》里提到要从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五个领域密切关注幼儿的学习与发展。“柒彩未来”幼教互联网综合服务平台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持,该平台有园长端、教师端、家长端以及配套的儿童手环,多方联动形成信

  • 传承GTI和R的运动精神 大众ID.3高性能版本曝光

    传承GTI和R的运动精神 大众ID.3高性能版本曝光

    大众首款纯电动车id.3在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全球首发,企业还规划了未来该车的高性能版本。此外,该车将作为传承gti和r运动精神的车型,有望于2024年上市销售。在外观方面,对比刚刚在法兰克福车展首

  • 北京新兴东方航空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使用部分闲置自有资金进行

    北京新兴东方航空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使用部分闲置自有资金进行

    同意公司对不超过人民币2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用于购买安全性高、流动性好、满足保本要求、产品投资期限最长不超过12个月的由银行发行的保本型约定存款或保本型理财产品。

  • 提起中国你想到了什么

    提起中国你想到了什么

    近日,光明日报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提起中国,你想到了什么》一文。最终,汉字以1548票成为网友心目中最能代表中国的意象。网友“月亮”则表示,能够代表中国的意象是多方面的,或具体或抽象的意象,共同构成了中

热点新闻

栏目热门